期货配资杠杆平台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百六十四章:八十大寿

作者:云端本尊字数:2703更新时间:2020-06-16 13:18:50
    当天晚上,陈当归回到酒店的时候,夏晚歌已经沉沉睡去了。

    毕竟这两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夏晚歌也被折腾得不轻。

    陈当归轻手轻脚洗漱好,怕打扰到她休息,就在沙发上睡了一夜。

    第二天一早,夏晚歌被一通电话吵醒。

    电话是蔡晴打来的,说明天就是老爷子八十大寿,今天要把该置办的事宜置办好。

    老爷子在城西开了那么多年的快餐店,认识了很多朋友,这些好朋友都是要发请柬的。

    因为八十大寿不是小事儿,所以不在院里举办,而是在附近的蓝星大酒店。

    由于要解决的琐事很多,所以蔡家上下齐上阵,一起为老爷子布置一个热热闹闹的寿宴。

    再加上老太太身体逐渐好转起来,对于蔡家来说算得上是喜上加喜。

    一大早,蔡芬芬、夏晚歌、陈当归,还有蔡安、蔡秀秀一家,去处理酒店等事宜。

    蔡乐和董晓雪则开车接老太太回家,虽然老太太需要吊一个星期的水,但在医院和在家吊水都一样。

    因为心情好,中午老爷子亲自下厨,为众人做了一桌很丰盛的饭菜。

    虽然蔡安继承了老爷子的所有心血和手艺,但姜还是老的辣,老爷子做出来的饭菜,色香味都要略胜蔡安一筹。

    中午众人团聚在桌前吃饭喝酒,纷纷夸赞老爷子手艺绝佳,使得老爷子既骄傲又欢喜。

    看着这一大桌的晚辈后人,老爷子和老太太都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吃过饭,当天下午,该发的请柬都发出去了,酒店里的装饰也弄得差不多了,明天老爷子的大寿可以正常举行。

    当天晚上,所有人都开开心心地入睡,等待第二天属于蔡家的盛事!

    ……

    次日,上午七点。

    蔡芬芬一家就早早地起床,向蓝星大酒店赶去,先将今天该布置的都布置好,比如说把酒店内的海报放在酒店外面,让前来道贺的亲朋好友知道蔡大勇的大寿在几楼举行。

    为了老爷子的八十大寿,蔡乐还掏钱请了一个戏班子。

    早上八点,戏班子二十多号人就来到了蓝星大酒店,吃过早饭就立马开始去后台化妆彩排。

    早上九点左右,老爷子和老太太都来到了酒店,蔡家一家人都团聚于此,期待这场热热闹闹的寿宴。

    九点半,蔡家的亲朋好友开始接踵而至,原本安静的蓝星大酒店一楼,逐渐变得喧嚷热闹起来。

    “老爷子都八十了,身体还是很健朗啊!”

    “我八十岁要是有老爷子这身板,我做梦都能笑醒!”

    “蔡叔叔,我代我爸过来给您贺喜,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蔡爷爷,俺们好久没吃过你做的饭啦,晚上能去你家蹭饭嘛!”

    前来道贺的人越来越多,有和老爷子同龄的老朋友,有已逝故人的后代,当然还有蔡安和蔡乐的好朋友。

    面对这么多前来道贺的亲朋好友,老爷子脸上也挂满了笑容,显然好久没那么开心过了。

    蔡家上下一起出马,有的招呼刚来的客人,有的指引客人入席,为客人倒茶。

    上午十点四十。

    蓝星大酒店已经快坐满了,距离开饭还剩下一个小时零二十分钟。

    这个时候,大厅上首的高台上,也终于响起一阵敲锣打鼓的声音,接着戏班子便纷纷上台,开始表演起来。

    平常红白喜丧都是请唢呐版,过寿请戏班子已经很少见了。

    所以戏班子这么一出,厅内登时响起一阵叫好声,大人小孩全都聚精会神地将目光投到了台上。

    只是随着戏班子唱出第一句词儿,陈当归的眼睛就眯了起来。

    老爷子的面色也微微一变,场间有懂戏的人更是拍桌而起。

    原本这场戏班子,应该唱的戏,是以“贺寿”为主题的,甚至高台两侧还搭起了一对对联:

    福如东海长流水。

    寿比南山不老松。

    但戏班子唱的第一句,却是“报丧”的词儿。

    别说在寿宴上唱这种戏了,就算普通喜事上唱这种戏,那也是相当晦气的!

    除了戏班子唱报丧戏曲之外,两侧的对联也忽然被人拉下,取而代之的是一对黑底白字的丧联!

    虽然字,还是那十四个字,但这颜色看上去,却十分刺眼!

    “荒唐!荒唐!”

    老爷子重重地拍打着椅子扶手,气得浑身都颤抖起来。

    蔡家众人也立马发现了情况的不对。

    蔡乐和蔡安立马大喝一声,冲上戏台。

    蔡乐去扯那两副丧联,蔡安则呵斥戏班子竟然唱丧曲儿。

    “砰!”

    只是令所有人都震惊的一幕出现了。

    那唱戏的戏子,竟忽然一脚将上来理论的蔡安踹飞到了台下!

    这一幕出现,场间瞬间哗然!

    “我的天,什么情况?”

    “戏班子在寿宴上唱丧曲儿,对联用黑底白字,还打人?”

    “这哪里是来祝贺的戏班子啊,恐怕是有人故意报复啊!”

    “听说蔡家前阵子得罪了汤婆餐饮,不知道是不是汤婆餐饮公司闹出的事儿!”

    “蔡家老爷子最要面子,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儿,老爷子还不得气死?”

    “这事儿闹得,可彻底闹大发了!”

    随着蔡安被踹下,去扯对联的蔡乐很快也被人踹下了台。

    “蔡乐!”

    “爸!”

    “大舅小舅!”

    见状,场间众人惊慌失措,蔡家众人更是瞪大了眼睛,纷纷冲了上去。

    “妈,照顾好二老。”

    陈当归冲着蔡芬芬叮嘱了一下,然后快步冲了上去。

    蔡安和蔡乐有夏晚歌等人去搀扶,陈当归直接冲上台,一把扯掉了那副黑底白字的对联儿,然后一把揪住那打人的戏子,厉喝出声。

    “说,谁派你们来的!”

    “谁派我们来的,关你屁事!”

    戏子厉喝一声,然后台前台后二十多人纷纷冲了出来,一拥而上!

    陈当归皱了皱眉。

    那个秘密不能在那么多人面前暴露,只用飞针术又无法解决那么多练家子,当即被迫退出了高台,和夏晚歌等人聚在了一起。

    与此同时,一个高大的红脸戏子从人群中站了出来。

    他挺胸抬头,直视台下的蔡大勇。

    “老爷子!今天这段戏,我们就不要钱了,来年的今天,希望能再在您坟头唱一段‘祭日戏’!”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