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货配资杠杆平台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十七章 宝物暴露

作者:凤凰铿锵字数:3605更新时间:2020-06-16 13:16:44
    玛秋挲继续着她的介绍:

    “这些灵魂的实体有过去的,也有将来的,因为在那些国度里没有我们日常生活中所遵循的规律,比如线性时间等等。

    “‘通灵法’要使作为媒体通道的巫师进入改变后的意识状态或恍惚境地,以便在灵魂的国度和现实世界之间架起一座桥梁,以保证无形的生灵或神灵实体充分进入她的身体和思想,这样来访的神灵实体才会借助通道的身体、行动和声音进行交流,这样疾病就得到治疗。”

    李察大致明白了萨满巫师的治病原理和治疗过程。

    “您看我们什么时间来看病合适呢?”

    “后天来吧。这两天有些忙。”

    “那好,我就后天上午带乔治来。”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到了后天,李察带着乔治来到了玛秋挲的家。

    玛秋挲发现乔治人长得很瘦,体质很弱,面色苍白。

    “大师,这便是乔治。”

    李察递上了一沓西医的论断报告,玛秋挲推辞道:“这些东西于我是没用的,我们的方法和现代医学完全不搭界。”

    她仔细观察了乔治几分钟后,让乔治在桌子对面坐好,桌子上摆着一个水晶球。

    “乔治,你不要紧张,放松,脑子放空,什么都不要想,其他的交给我吧。”

    玛秋挲念动一长串咒语,眼睛紧盯着水晶球。她的目光穿透了水晶头骨,仿佛和另一个时空中的物体交汇成了一体。

    玛秋挲为乔治施行了催眠术。乔治已经进入深度睡眠。

    又过去了半个小时,她抬起头道:“不行,我看不到他体内的病灶,我需要一个更好的水晶球,能够透视和清除毒瘤,比方那个闻名遐迩的骷髅头骨。”

    怎么这么巧,她也知道世上有水晶骷髅头骨?

    为什么偏偏要骷髅头骨呢,难道它真的有魔力不成?

    李察暂时还不想暴露自己的骷髅头骨。

    玛秋挲又念了另一些咒语,时间又过去了一个小时,还是没有效果。她摇了摇头,准备放弃了。

    赶快告诉她,我有那个骷髅头骨,李察心说,不然,她真的要放弃治疗了呢。

    李察对玛秋挲说:“大师,不怕告诉你,我有那个水晶骷髅头骨。”

    “啊,真的吗?是不是假的呀?现在世面上,假头骨满天飞。”

    “当然是真的,是经过科学鉴定的,还有专家签字的证书呢。”

    “那好,请拿来给我。”

    李察返回了老宅,拿上头骨,驾车返回村子。

    当李察双手奉上头骨的时候,玛秋挲的眼睛顿时一亮,“天哪,这不正是我多年寻找的那个头骨吗?”

    玛秋挲双手捧着头骨,一面啧啧称奇,一面颠来倒去的仔细观赏着。

    只听得她口里发出喃喃自语的声音,一会儿侧耳倾听,似乎她正在和头骨作着深入的沟通。

    她把水晶头骨摆到桌上,对着头骨念动了一长串咒语。

    突然,从她眼睛中焕发中罕见的神采:“我听见了,它在对我说话。”

    可李察却什么也没有听见。“大师,我并没有听见什么呀?”

    玛秋挲说道:“它使用的语言,是一种宇宙语言,全宇宙通用,当然现在的地球人无法听懂。”

    “它都说了些什么?”

    “它说了很多讯息。首先,它告诉我,癌症是一种基因疾病,并不可怕,只是现在的人类不明白致病机理,所以对它束手无策。大概再过二、三十年,人类就就可以像治疗普通疾病一样,治疗癌症了。”

    “噢,原来如此啊。”李察似乎明白了。

    当他转头再次盯着头骨的时候,奇怪的感觉出现了。他心里有一股莫名其妙的情绪激烈地翻腾起来,他的腿突然产生了剧烈的疼痛。巨痛之下,他几乎瘫痪了,不能行动,不能思考,究竟出了什么事?我这是怎么了?

    就在这种能量大得无法忍受时,一束强光,又像是激光从头骨中射了出来,直入他的心脏。然后进入他脚下的大地。一股无穷大的能量在他体内流动,他好像整个人要燃烧起来,这时,头骨对他说话了。他不知不觉中用一种奇怪的语言说话和思考问题。有个东西告诉他,水晶头骨能明白这种语言。

    李察突然发现自己能和头骨进行心灵感应上的交流。他觉得头骨有一种魔力,当他靠近它的时候,就感到受了保护,感到更有精力和更为强壮了。

    他被这奇特的感受感动得浑身颤抖,泪流满面。

    玛秋挲说道:“不过,从我们萨满巫师的眼光来看,癌症是一种魔鬼附体而造成的业障疾病,它的存在,和一个人的前世因缘有关,如果我们和他的前世取得和解,癌症就会离开。”

    玛秋挲又说:“我也学过现代医学,知道DNA是怎么回事。其实在人体的每个细胞中都有DNA分子,这些DNA分子包含了有关整体的信息,你也可以把它们叫做蓝图或者模板。基因信息告诉每一个活细胞它应该成为什么样子,是左脚大拇指上的一小块皮肤,还是右手大拇指的肌肉细胞,是大脑皮层的脑细胞还是后腿骨肉组织。每一个活细胞都有潜力生长成他喜欢的任何样子,但它只有懂得它在整体中的位置之后才能健康成长。”

    李察问道:“你是意思是癌症细胞忘记了它们的目的或位置?”

    “对。身体部分的癌变与此有关。癌细胞似乎是忘记了它们的目的,不知道该成为什么,它们携带着必要的基因信息,但不知为什么,却不能正确的使用、翻译或理解这些信息,这些细胞本身未必是有害的,但是因为它们不能作为整体的一部分来协调工作,便很容易妨碍身体的其他部分,而这往往会带来致命的影响。但是水晶头骨能帮助我们认识自己在身体和灵魂各个方面的发展目的,使我们懂得如何为整体的最高利益去成长。这样它就能根据整体的形象,长成整体中健康的一部分。”

    李察道:“你的意思是说,水晶头骨可以帮助细胞认识自己在整体中的位置,从而达到治疗的目的。”

    “是的。”玛秋挲开始做法了。

    她先让乔治躺在一张小床上,进入了催眠状态。

    她戴上了一顶五彩的神帽。那神帽是用狍子、鹿角、金属丝线制成。上面有五个鹿角叉。

    她又将腰铃缠在腰间。穿上了一件像对襟马褂式的萨满神衣,那衣服是用龟壳、四脚蛇、蛙、蛇等兽皮缝制而成的。

    她左手拿着鼓槌,右手拿着一面鼓,嘴里念动咒语,神灵刹那间就附体了。老夫人瞬间就进入颠狂状态。绕着乔治的小床转着圈跳开了,一时铃、鼓大作,节奏骤紧,制造出神秘、空幻,使人惶惑迷离的氛围。

    在这种氛围中,似乎有一种难以名状的强烈情绪在玛秋挲心中涌动,并统摄了她的整个身心,一股汹涌的心潮迫使她不由自主地向天界升腾……萨满的这种心理体验,伴着鼓、铃、歌、舞爆发出来。

    李察一时看得呆了。

    他又用手碰了一下水晶头骨,刚一碰到,就有一股奇异的力量在他体内流动。

    老妇人边击鼓,边跳跃,边吟唱,音调极其深沉。用萨满语唱着:“腾!扎列!腾!扎列!腾!阿拉些!扎列!腾!扎列呵!”

    她对着头骨哼唱着,和它说着Tak,即古藏语,同时把一种能量导入病人的身体,让这些能量在病人体内流淌一遍。

    半个小时过去了,一个小时过去了,乔治还是静静地躺着,似乎没有了任何生命的迹象。

    玛秋挲停止了跳跃歌唱,摘下帽子,脱去衣服,放下铃铛,脸色凝重地端详着乔治,把一只手郑重地放在他的胸口上。

    她又开始跳了,但跳着,跳着,玛秋挲突然停止了所有动作,睁大眼睛盯着乔治的脸,说道:“那个魔鬼已经走了,他------好了。”

    李察感到十分震惊,这么快就好了?

    玛秋挲说:“我还没有碰见这么难缠的魔鬼,一开始它就是不走,死缠不放,说什么要讨债,要乔治归还宿债。经过我反复劝导,我和它最终达成了和解,它同意离开乔治,不再纠缠下去。”

    李察欣慰地道:“那太好了,我带他去做医学检查。”

    李察付了款,准备带乔治离开。

    玛秋挲面色凝重地说:“头骨刚才向我透露了一个可怕的讯息,我不得不告诉你。它说,亚特兰蒂斯将在半年内遭受一场巨大的海啸袭击,整个国家都会陆沉,让人类赶快逃离这片灾祸即将降临的土地吧。”

    李察一听此言,犹如五雷轰顶,愣在了当场。

    “这消息属实吗?”

    “当然,我没必要骗你。请你把这个可怕的消息传出去,让世人早点知道危险正在迫近,赶快采取行动吧。”

    “好的,我会的。”

    玛秋挲将头骨装进箱子,递给了李察。

    李察带着乔治去了医院,做了认真的检查,然后,返回了局长的家。

    最新的检验报告上显示,癌症已经不药而愈。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